天舞

脑洞堵不上
沉迷草稿无法自拔

日常半夜睡醒后的脑洞片段

对于某个陷入沉睡的神明来说如梦一般美好的结局



终于找到了,那个把自己弄丢的孩子。

他来到了遥远的天空彼端,那一族口中不知相传了多少年的神明所在之地。

踏足在云海之上,看着陷入沉睡的少女蜷缩在云中,被看不见尽头的锁链缠绕着四肢,就连纤细的颈部都被锁链束缚着。

沉睡的神明发觉到了什么被惊醒,睁开了双眼,看见来着惊讶的睁大了金色的眼睛。

“我不是说过吗,就算你消失不见,我也会找到你的”抱起神明接着说“找回走丢的小孩子这可是监护人的责任啊。”说着便朝着突然出现的亮光处走去。

随着走动不断的牵扯出束缚着神明的锁链,然后到了某个长度后突然自行断开了。

走到那里后感到一脚踩空后,从天空的彼端坠落而下。

喂喂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男人发觉到自己在下坠而感到了不妙。

“放手,闭上眼睛。”神明这样说到。

听话的松开了手,然后闭上眼睛,随后便发觉自己被公主抱了起来...???!

睁开眼睛后看见神明的背后张开了巨大的羽翼。

差点忘了她是有翅膀的来着......

不过公主抱什么的...心情复杂。

看不出表情的神明在空中飞行的时候这样想着:其实一直都想这样做一次的。

end.


写出来的感觉和想象中差别巨大...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写东西吧......其实这个后面还可以接一个be,就是发现都是个梦来着,不过考虑到剧情...我家难得确定有cp(???好吧应该来说还不明确)的孩子还是放过这次吧,这对刀子还少吗(虽然回到地面之后大概会有修炼场...嗯...应该,毕竟还有一个魔王徒弟?等着把神明老师抢过来的)希望我家的小神明大人能够做一个美好的梦(人设就是我头像),以及还有好多东西都没有写出来...就这样吧反正就只是个小片段



摸鱼了只祐,手好难画...这段时间没动笔感觉手感不太对
眼睛感觉还是不涂黑看起来舒服(p3未涂版)

我......看来这次伊莉雅池子我是不会出货了.....不能在心里乱想啊,原本只是打算抽点芙芙的

“前辈,你为什么会许下那个愿望呢?”

两个少女在某处草坪上进行对话,较为年幼的棕发少女转过头对着身旁的年长的黑发少女发起提问。

黑发少女似乎有点疑惑于棕发少女的这个问题,看到棕发少女没有被头发遮住的右眼,似乎是从那只眼睛里看到了什么东西,笑着伸出手揉了揉那棕色的脑袋后闭上了眼睛。

“只是想保护我所在意的事物了,仅此而已......”

只可惜,那个结局...黑发少女在棕发少女看不见的地方睁开了眼睛,蓝色的眼眸中包含着淡淡的忧伤。

抱歉了,这双眼所看见的此身的终末,对你来说太过绝望残忍了。




------

半夜睡不着产物
可联系那篇番外食用(虽然觉得番外好想回炉重造就是了)
至于开头被问起的愿望是什么,自行脑补(其实是时间太久远想不起来当初的详细设定了)
其实一开始只有那两句话的结果被我填了些东西进去,一如既往的觉得没法看系列
(瞎打了堆图的tag)

之前码短篇时突然发现一件事,怎么这两个这么有 cp感啊(可透露各种意义上都是男女主角的两位)祐算是隐藏(?)的男主(按性别来的)最开始没想那么多啊结果码着码着越来越...明明设定两个都是一开始没有爱(特指爱情)这个情感啊(以后说不定)然而想了想了两个的人设...一蓝一红冷热(前人物颜色后性格...表面性格)还有不能说的各种设定对彼此都有莫名的亲近感(没想好目前的说法)emmmmmmm这完全就快成儿子女儿内销结局了...或者说母子(等等打住打住往那方面想简直太丧病了虽然说是母子关系某种意义上还真不能反驳)不过这两个混熟起来...完全可以把祐的原创的表面人设完全带偏让他放飞自我....(综漫性别为♀的祐表面看不出什么然而性格就是放飞自我的结果了♂祐有这趋势不过没接触过的话也就喜欢一点小小的恶作剧而已...)以上为半夜睡不着修仙看小说时想到的碎碎念

把脑洞的画面转换为文字好难...今天一天都才六七百字...这时间都够我画完所有内容的大概草稿了(本来打算是把短篇写出来后顺便画出来,因为画面感太强,虽然不造画不画的出来就是了...)

草稿一张,完全不会画手系列

勾了一点线之后突然发现右边还可以画某个人物...(讲真纸张大小全是xjb输入的)构图需要稍微改一点点(太空了放着不画有点浪费)

打算试一下加背景了(虽然应该只是线条...不过空的地方画的就不一定了)

讲真不想勾线啊...感觉勾线之后和草稿对比个人感觉没有草稿看起来舒服

又是一个画起来要死的人设(躺尸),其实也是祐,不过设定保密。根据原来祐的人设改的

福袋赌c狐结果拉二二宝了,自暴自弃一发剧情十连结果出大王...哇的一声哭出来啊

我...小号是大号的敌人这话在我这里该改成小号是大号的宿敌(?)吧...两小号都有几张ur大号除了送的外,ur?不存在的...图都是同一个号的